來到史特拉斯堡是個陽光明媚的午後,從火車站的玻璃帷幕走出來,眼前迎來一大片青蔥草地。這裡是法國的東端,與德國僅隔著萊茵河遙遙相對,而城的名字 「Strasburg」 是日爾曼語的法語化,「Straße」指的是街道、「Burg」指的是城堡,合起來又叫做「街道上的城堡」。

如果說巴黎是個優雅的女仕,史特拉斯堡就像個活力四射的小伙子,貴為法國東北地區人口最多的城市,街道上往往熱鬧非常。然而這個城市現今雖然光鮮亮麗,過去卻多次成為德法兩國交戰爭權的理由,也因此讓兩國文化匯聚,成就語言及文化多元的城市。

別看城市的規劃十分現代,城內不時出現歷史痕跡,因此在1888年 史特拉斯堡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同時是首個以城市為單元獲得這個榮譽的城市。





史特拉斯堡 是個非常有特色的城市,地域不大卻飽藏多樣的面貌,其中最為人熟悉的必定是聖母大教堂以及小法國區。儘管歷經數次戰爭,史特拉斯堡的建築依舊保存良好,正如城中心的歌德式聖母大教堂(Cathedrale Notre-Dame),連著名的法國文學家雨果亦曾經讚嘆這是「龐大與精緻結合的完美奇蹟」。

要尋找這個奇蹟其實並不困難,高大的聖母大教堂就夾在史特拉斯堡的街道中間,遠遠就能望見它的雄偉。聖母院教堂是史特拉斯堡的重要景點之一,自1277年開始建造,直到1439年完工成為今天我們能夠看到的貌樣,一直到19世紀,這裡也是世界最高的基督教教堂。






聖母大教堂是座暗紅色的龐然大物,因由砂岩所建成而呈現與別不同的特色;從外觀看來,大門旁邊是高142公尺的尖塔,建築的外層包覆著精細華麗的繪畫和雕刻,而最著名的是安置在教堂內世界最大的16世紀天文鐘。

像所有歐洲教堂一樣,聖母大教堂的內壁也畫滿了以宗教為主題的壁畫,走到裡頭天文鐘下又能感受到不一樣的磅礡。天文鐘上有著外露的機械零件, 還刻畫著很多關於星文的符號和圖案,不定時會敲響了鐘同時也停下了參觀者的腳步。







史特拉斯堡的中心有著廣大的步行街,其中看見的建築物盡是亞爾薩斯風格,與我們熟悉的巴黎風格迴異。這裡不僅是建築充滿德國風情,就連餐飲和語言都有著彼鄰的影子,整個城市的貌樣彷如童話王國一樣。

剛好來到史特拉斯堡的當日遇上法國國慶的大日子,街道幾乎都拉起了旗織,也擺放著不同的特色攤檔,有人在唱著高昂的歌曲,也有人在帳蓬下跳起舞來,熱鬧的情況能夠比得上每年舉辦的聖誕市集。






城市中隱藏著另一個美麗社區又稱作「小法國」,那是伊爾河流轉其中的一個小水鄉,以往曾經是革工、漁民以及磨坊主聚集的地方,現在就是遊人聚腳之處。落日黃昏,漫步在小橋流水當中,時空就像一下子跳脫了現實一樣。不少遊人都喜愛在小法國散步,這裡沒有既定路線,也不用拘泥於任何觀光景點。











在這裡隨意亂走,一時走到河的中心停步看風景,一時坐在岸邊餐廳喝著啤酒吹吹風,這樣的一個午後盡是寫意。最特別是河中不時有船通過,穿梭其中的石橋上會有人手操作讓拱橋徐徐升起又緩緩落下,不得不佩服以前的人在設計水上交通時的周到,既便利又增加水鄉的可觀性。


要到法國旅行的話何不走出巴黎以外,來到這一個集歷史建築和多國文化於一身的美麗城市走走吧。






---

前往史特拉斯堡交通:
1. 由巴黎戴高樂機場(CGD Airport)或巴黎東站(Gare de l'Est or Paris East)出發

史特拉斯堡距離巴黎約500多公里,從「東站」搭乘高鐵 TGV 只需1小時48分鐘。另外亦可於戴高樂機場乘搭法國國鐵 SNCF 直達史特拉斯堡。
*查詢班次: https://en.voyages-sncf.com/

2. 由法蘭克福機場 (Frankfurt Flughafen)或法蘭克福火車站(Frankfurt Hbf) 出發

由機場出發可乘搭機場接駁公車或火車,需時約2個半小時。
*火車班次查詢:https://www.bahn.de/i/view/USA/en/index.shtml

3. 飛機直達

史特拉斯堡機場(Entzheim Airport) 距離市中心約 15分鐘車程,適合歐洲內陸轉機。



最近港島的咖啡業又開始熱鬧起來,連續好幾家咖啡店在這個星期內開業,剛好過去的星期六就有這一家位於上環東街樓梯上的半路咖啡開始試業。舊巷弄中的咖啡店,有點點隱世的味道,試業首日舉行咖啡杯微型展覽,使用的咖啡杯都是經典的港式花紋,開宗明義告訴你,他們在乎的就是這種港式舊情懷。










咖啡店其實還沒完成最後的裝潢,但大致的空間已經完成,店內位置不多但同時容納十數人卻也不是問題。Drink Menu 就在吧枱後面,暫時只提供咖啡和茶,食物的部份大概以後還會陸續補足。

點一杯咖啡之後,第一步需要挑選一隻咖啡杯,而這也是咖啡杯微型展覽的其中一部份。吧枱上擺放著不同大小、不同花紋的玻璃杯,店員說很多特別的杯子收藏也只會在開店初期拿出來跟大家分享,想要用特別的咖啡杯來喝咖啡,真的手腳要快了。

除了在店喝咖啡用的咖啡杯外型特別,這裡的外賣杯也是與眾不同,使用的是香港人熟悉的「萬壽無殭」,拿在手中亦覺特別地道。






再來談談咖啡的部份,House Blend 的部份由哥倫比亞、巴西加上印尼的阿拉比卡豆拼配而成,點一杯牛奶比例較少的 Piccolo ,突出Espresso 順口香醇的味道,感覺十分平衡。

除了一杯好喝的咖啡以外,這裡最吸引的是牆上貼著的「社區連結」,小小的地圖顯示出這家咖啡店在乎更多關於咖啡以外的事情。半路咖啡的地理位置正好身處在舊街道小店當中,而老闆和附近鄰里關係不錯,更重要是落實社區分享的理念,非常值得期待以後會有更多關於「社區」的故事能夠上演。

而今天,呷一口咖啡,沉澱在這個新形成的空間當中,好好品嚐假期的快樂。









PS. 聽說這兩天咖啡店就會正式完工,未知下次再光臨又是怎樣的景象呢。




---

半路咖啡 Halfway Coffee
地址:上環東街12號地下
營業時間:11:00-17:00 (試業期內請留意店內公告)
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Halfway-Coffee


這幾天如果你沿著中環電車路走過,你會看到一家還沒有招牌,店內甚至連椅子也還沒有的咖啡店,那你千萬記得不要錯過它!這一家看似平平無奇的店實際大有來頭,自上星期五宣佈試業以來就已席捲香港咖啡界,這裡其實是出自2014&2015年香港咖啡大賽冠軍、2015年世界咖啡師比賽第4名的咖啡師陳冠豪Dawn 之手!

不論是業界人士還是咖啡愛好者,Dawn 的名號幾乎無人不識,之前他在The Cupping Room 工作時我也有拜訪過幾次 ,直到不久之前他宣佈離開,幾天前又公佈了屬於他的咖啡店於中環開始試業。更加不得了的是,Amber Coffee Brewery 的位置正好在我工作的地方附近,看來以後每天都可以去偷師品嚐了!




Amber Coffee Brewery 現在只是試業階段,店內只有長長的工作枱上放著咖啡機,兩旁保留著吧枱的狀態,據說試業會持續半個月,之後更可以在店買到新鮮烘焙的咖啡豆。

今日慕名而來當然少不了品嚐一下單品,選擇了最喜歡的Kenya,在Dawn 穩定又流暢的手勢下沖出滿滿的熱帶酸香口味。個人特別愛這種帶著微酸的清香,聞起來帶點花香,喝起來卻是清新得像杯花茶,沒有咖啡的苦澀卻留著最原始的果酸味道。




更加惹人注目的是咖啡的容器,一家店是否用心就能在細節上得到印證。窄身得像個清酒瓶似的玻璃器皿盛載著剛手沖出來的咖啡,小小的出口正好把咖啡香氣鎖住,而透明的瓶又能讓人對咖啡的色澤一目了然,拿上手更是不致燙手。而咖啡杯呢,也使用了不同於普通咖啡店會採用的有耳杯,黑色潑墨的外形彷佛在訴說這裡有多不一樣。

喝咖啡的途中跟Dawn 多少聊了幾句,其實讓人喜歡一家咖啡店真的很容易,有一個親切的咖啡師在就夠了。對啦,真的希望不久的將來可以有Workshop讓人參加啊啊啊





臨走少不了再喝一杯Latte,Espresso 口感偏Nutty,小小的一杯,剛剛好。





然後回去立馬練習這個花 :P



---

Amber Coffee Brewery
地址:中環德輔道中142號地下
營業時間:08:00-18:00 (2017年4月試業中)
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ambercoffeebrewery/




離開巴黎以前找到一個沙發主好心收留,於是旅程得以在北部繼續下去,也因緣際會下得以來到這個不是每個旅客都會專程過來的小地方。Metz 梅斯位於法國洛林大區,臨近德國交界,是座歷史悠久的古城小鎮,跟它見面以前我對它的所有一無所知。


巴黎 - 梅斯巴士:OUTBUS、Isilines、FlixBus(約4-5小時車程)


第一天來到梅斯是午後快六點,車子在路上遇到了一點小意外而誤了點,下車以後在煙雨朦朧下走到了沙發主的家。小鎮予人的第一印象盡是冷冷清清,建築物的顏色都是灰灰黃黃,配合著陰天的氣色略顯昏暗,可後來才知道,黃色、粉紅色、灰色的石灰色是當地的特色,也因此讓梅斯有「三色城」的稱號。






第一個梅斯的巡禮由沙發主Emilie 帶著我進行,從平房區沿著河道跨過了橋,來到了佇立在水中央的教堂跟前。Emilie 跟我說這是她在整個小鎮中最喜歡的地方,處在水的中間讓人有種與世相隔的感覺,黃昏時間過來既可以看到成群的天鵝出遊,又可以享受難得的寧靜。

我的沙發主是個在梅斯出生的女生,長大以後到過其他城市讀書、工作,多年以後決定點到自己家鄉重新開始,她說:「與其在外面的世界流連,不如回到最熟悉的地方努力看看。」當下聽到真是有種在外面冒險了一回,回過頭才懂得回家多好的意味存在。

不過她的生活並非乏味,她每天都要跨境工作,從家裡面出發開車一個半小時去到德國邊境小城,一來一回得花上兩三個小時,我問這樣不會累嘛? 她卻很樂觀的說駕車就是她用來舒緩工作壓力的方式。後來我們在晚餐的時候又聊到很多關於工作和生活的事情,她對於香港人「辛勤」的工作模式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她說:「為甚麼要把生活過得這麼辛苦呢?」
我說:「嗯,沒錯,生活就應該要享受才叫生活。」

說完我們不禁相視而笑。






可惜的是跟Emilie 相處的時間沒有很多,晚上我們一起吃了飯後過了隔壁城鎮看國慶煙花,第二天早上很早起床她就要開車去上班,留我一個人在梅斯作離開前的最後一次巡禮。早上的梅斯煙霞散去,趁著人不多的時間去感受這裡的不一樣。

這個小鎮的組成很簡單,商店和餐館都聚攏在一起,除了湖中的教堂,鎮中心還有一座宏偉的大教堂。在歐洲看過很多不一樣的教堂,眼前這座土黃色的龐然大物著實給一個大驚喜。歌德式的尖頂配上綠色的瓦片頂,門和窗上都是彩繪玻璃,從裡面看到透著光的色彩更是惹人驚艷。







寧靜的清晨過去,廣場上也漸漸熱鬧起來,走在石板路上依稀聽到教堂傳來的鐘聲。我默默走過這個剛剛甦醒過來的地方,仔細品味與巴黎繁忙大都會捷然不同的小鎮風情。雖然待在這裡的時間只有短短的一個晚上跟一個早上,但趁著這次機會認識到親切的沙發主,也能一探大城市以外的法國風景,怎麼說也是賺到。

要不是在法國開始沙發衝浪,我也不會認識更多法國的種種,也讓我記住了巴黎以外更多城鎮的名字,而第一個名字就是這裡-梅斯 Metz。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