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拉薩故事・再一次夢回瑪吉阿米


“我只想在此時此地用力的享受,用心的感受,因為,這秒的永恆只能停留在這一秒,一刻也不能等。”

到過西藏的人,有誰不知道八廊街上座落著有名的瑪吉阿米,而它的故事也一直流傳。藏文中「瑪吉阿米」指的是聖潔的母親、純潔的少女、未嫁的姑娘,或可引申為美麗的遺夢。三百年前的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在觀音的指引下走遍西藏各地尋找尊救世度母女神。一天夜晚,倉央嘉措來到了八廓街的一家小酒館,意外窺見一個貌如蛟月的少女面容而被深深吸引,從此倉央嘉措常常光顧這家酒館,可惜的是他再也未能與月亮少女相遇。

故事總是很美,故事中的倉央嘉措更是多情得教人心悸。以為達賴喇嘛只是與宗教、政治連在一起精神領袖,沒想到三百年前的他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浪漫主義者。「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一套紅遍國內外的清穿劇,一首令人牽腸串斷的十戒詩,眼前彷彿看到那個夜夜前來尋找醉夢佳人的倉央嘉措就坐在二樓的帳蓬內飲恨著失落的愛情。


中午過後前來,店內仍是人氣依舊,一樓的位置沒多作久留就直接鑽進狹窄的樓梯上到頂層的帳蓬。坐進瑪吉阿米後卻彷彿為濃情的故事蒙上了一片灰;沒有情深的倉央嘉措,也沒有與影作伴的星夜晚空,這裡確實少了那麼點帶有靈氣的曖昧氣氛。終歸這裡是現實中以商業掛帥的餐館,有的只是略嫌擠擁的桌子和沸騰的人聲。不為吃的前來,就隨意點了個比較便宜的咖哩雞和簿餅,口味甚麼的也跟平常吃的沒大分別,下次還是來喝杯酥油茶就足夠了。




剛好坐到了窗邊的位置,與同桌的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來。三個叔叔是從北京自駕上來的老朋友,他們笑說此行是拋妻棄子不顧一切的男人行,老婆要跟來也不准。看他們仨有說有笑的互相訕笑,不期然羨慕起如此純綷的友誼。要找一個能夠一起上路的人真的很難,怕要互相依賴又怕要互相勉強。

以前聽到有人去旅行後要鬧翻會覺得很誇張,然而多去幾次後就會發現這是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再進一步認清自己真是個傾向隻身上路的類型,計劃甚麼的可以隨心一點,行程景點也不用牽強附會,又或許這是為甚麼每次旅程尾段我都總愛為自己加插獨遊環節。不過還好身邊還是有三兩個想法相近又能把臂同遊的好友知己,在旅行中瞎鬧瞎起哄也不會覺得對方是笨蛋的好旅伴,看我們七老八十後能不能像那三個叔叔一樣一起甩掉家庭好好瘋一次。



午後的拉薩吹起微微涼風,我靠在窗邊俯視街上人來人往的經過,啜一口可樂又看一下遠方連綿的雪山,打開無數本匆匆留下隻字片語的留言冊,想要從中找到此刻的共鳴。翻開一本又一本載滿思念、期昐、祝福、感傷、嘆息的本子,一次又一次沉溺在那些人那些事當中。

「生活本該如此!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活自己想活的人生!」﹣2010.4.27
「如果有來世,我願做一條經幡,飄蕩在拉薩的天空中。」﹣2009-7-19
「活著就是一場修行,你的懷抱便是我的宇宙。」-2011.6.4


我不知道下一次再到西藏會是多少年後的事,不知道這一刻留下的一字一句又會在那一天被人翻閱與人共鳴,我只想在此時此地用力的享受,用心的感受,因為,這秒的永恆只能停留在這一秒,一刻也不能等。




在瑪吉阿米一坐就是一個下午,悠悠的下午。耳邊再沒有嘈雜的人群聲,同桌的人已換了好幾次,終於只剩下我一個。街道上的人潮不再,隔壁樓閣上再沒有站岡的公安,頃刻間空氣中只飄蕩著時而清脆時而迷離的風鈴聲,連難得一見的小鳥也停靠在不遠的窗邊竭息。我再度環視這個被賦予了美麗故事的「小酒館」,過於新穎的陳設依舊半點也對不上倉央嘉措那場如幻似真的邂候。原來,等不到的依舊等不到,那些事那些情將陳封在現代的瑪吉阿米,久久不再。

0 Comment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