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西亞】Matmata 瑪特瑪它/Hotel Sidi Driss 躲在星球大戰洞穴屋中看星星

HOTEL SIDI DRISS

突尼西亞的中部有個似是荒漠的地方,一開始我只知道這是五月天拍下「為愛而生」的地方,後來在網上搜尋資料才知道,原來這也是著名電影《星球大戰》中黑武士的故鄉,同是也是由 7世紀開始起帕帕爾人為居的洞穴屋所在地之一。

從開羅安乘搭突國的特色小巴 Louage 直奔 Matmata,本以為找到車站以後便無後顧之憂,結果一行人連續坐了好幾個小時來到了 New Matmata。下車的一剎那感到茫然,明明應該進入荒漠,卻是在一個城鎮裡停下來,幸好司機大哥立刻答應送我進去真正的瑪特瑪它,從新城過去再半個小時車程就到了。

HOTEL SIDI DRISS

HOTEL SIDI DRISS

Hotel Sidi Driss 在《星球大戰》中是天行者故鄉星球 Tatooine的取景地,原址完整地保留了電影的場景,現今改做洞穴酒店使用,同時開放讓旅客參觀。而我,一個意外闖入的陌路人,對電影了解的不多,會來這裡完全是因為我的最愛,五月天。

原以為昔日的聖地會有滿坑滿谷的遊人,沒想到入住酒店的只有我跟另外一個日本男生 Tsukishima,我都叫他 Tsuki。要知道在突尼西亞,當脫離首都以後我就再也沒有遇到過亞洲人,沒想到在荒蕪的瑪特瑪它卻遇上了這位個獨特又可愛的小男生。

HOTEL SIDI DRISS
HOTEL SIDI DRISS


Hotel Sidi Driss  從裡到外都非常美,這裡是星球大戰天行者Luke Skywalker 在故鄉星球的家,電影都在這裡實地取景,當年使用的裝設和道具也完整地保留下來。酒店也很貼心地在室內放上了多張電影劇照和報導,即使像我這種沒看過電影的人也能對場景一目了然。

說是洞穴屋,其實每一個洞穴也有劃分不同的功能;像進門是接待處,中間第一個庭院有餐室,通往另一邊則是卧室和洗手間。瑪特瑪它是個異常乾燥的地域,水源也沒有很充足,晚上洗的多半是只有一點點熱水然後就一直是冷水,而且是很冰的那種。相對地住宿設備也是簡陋,房間就只是兩張石床和被鋪,沒有冷氣更沒有風扇,晚上就只有星星伴著你。

而我入住的,當然是陳主唱當年睡的 20號房間(迷妹臉有木有 (๑¯∀¯๑)

HOTEL SIDI DRISSHOTEL SIDI DRISS

▽帶著小鼠來到遙遠的突尼西亞,打卡成功! HOTEL SIDI DRISS

▽當年三位在洗冷水頭的地方,我是跟阿信一樣前面是熱水然後是冰水澡 XDDDHOTEL SIDI DRISS



當我在酒店附近閒逛時又遇到  Tsuki,他推薦了一個電單車司機給我,說他可以帶我去遠一點的洞穴屋參觀。這邊確實沒有車會比較不方便,酒店門外會有電單車司機常駐可以帶你導覽,價錢只需 TND$10 (~約hkd$32)  當然這個司機是 Tsuki 先坐過的,我也放心跟著走。

司機先帶我繞到遠一點的洞穴屋去看,這裡的洞穴屋都是沒有門鎖可以自出看入,他說從以前都是這種設計,只是近年多了外人才會在其中一間加上門來存放貴重物品。他自己是住在新城那邊,但跟當地人很熟,所以帶著我可以鑽很多洞穴屋,他甚至很鼓勵我亂入其他人起房間,說當地人不太介意。

HOTEL SIDI DRISS

HOTEL SIDI DRISS 
HOTEL SIDI DRISS

後來我們去了一趟公路狂奔,踩猛了油在荒野中奔馳,繞過了好一些坑谷也看了好幾個大同小異的洞穴屋,把機車的油都催光又跑去加油。加油的方式還是用大瓶的汽水裝著,從地下抓一個漏斗就要自己動手自己加。

加油時還有個小故事發生,話說當我拿出手機來拍(當是用大屏的HTC)他看著看著突然問我這手機哪裡買得到。原來當時他們用的都只有小屏幕而在國內找不到大的,雖然當地的網路比想像中發達太多,但普遍人還是剛從 2G 轉 3G的年代,跟常年在換手機的香港人,簡直是個平行時空。

HOTEL SIDI DRISS

HOTEL SIDI DRISS

行程的終點帶我到地標的觀景台再把我領回酒店去,後來黃昏時份又遇到 Tsuki ,我們決定要走過去觀景台看日落。幸好觀景台跟酒店的距離不算很遠,走路過去半個小時可到,而在觀景台上日落來臨之前我們聊了很多。

原來 Tsuki 因為喜歡中東文化而在埃及上大學唸經濟,同時他也是個星戰迷才會趁著暑假跑到突尼西亞去看電影場景,只要提到《星球大戰》他就會雙眼發光,任何一點電影的小細節他都鉅細靡遺,哪個角落拍過哪一幕場景他都知道,害我都不好意思跟他說我其實沒看過電影 XDDDD

HOTEL SIDI DRISS

HOTEL SIDI DRISS

HOTEL SIDI DRISS

只是可惜,日落沒看到;卻又不可惜,聊天滿快樂。





晚餐上終於遇見另一對來自波蘭的夫妻,整家酒店就只有我們四人獨享。晚餐後我跟 Tsuki 約了個時間想要到外頭去看星星,後來卻發現酒店大門已經上鎖,我們只好改到後面庭院去,到達時波蘭夫婦也早在廣場上坐下,一行四人,誰也沒有講話的抬頭看星。

突尼西亞的星空非常漂亮,雖然只能在洞穴內看星星,卻也是個寧靜美好的畫面。

HOTEL SIDI DRISS


在那一刻我在回想有多久沒看到讓人震憾的星空,記得第一次看到「哇」一聲叫出來的是在中國黃山 山頂,那是肉眼可見的繁星密佈,那是平日夜裡不可遇見的風景。當然在這之後又多了機會在不同的地方看星,我都覺得看星看的不止是畫面的美,而是在照看一種心情。

或許身在異地感觀會變得非常敏銳,即使只是流星一顆也足夠讓你深刻,而讓你記住的不是那個畫面有多美,而是當下你看到星星的振奮和高興,每次對人提起都讓你再開心一次。

HOTEL SIDI DRISS

或許這樣的星空並不常見,但當下的心情卻是每每回想都讓人會心微笑。



到第二天我們一起離開時才發現 Tsuki 是個真正隨性的旅人,當我身上一前一後背上沉重的行囊,他手中拿著的只是一個空空的 Tote Bag。 我問他行李這樣說夠嗎? 他回我:「一件衣服,一本護照,就夠了。」

媽啊,好熱血!  我向你致敬!

看哪天我也要帶著 Tote Bag 就出走!!




▽ 強迫你們看五隻的足跡  (ㄏ ̄▽ ̄)ㄏ   

Naki@跟著小鼠去旅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