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之路】 Day 9. 聽從內心的悸動,那就是停步的最大理由。

Navarrete - Najera (17.4km)

Navarrete 是個小小的城鎮,很安靜,安靜到鳥語雞啼也清晰聽見的地方,也大概因為這一份寧靜,我非常喜歡它。城鎮的中心有座大教堂,每晚7點依然會舉行著屬於這個城鎮的彌撒,在中古世紀的教堂內聚集了城鎮的居民,每天都進行著相同的儀式。由於我不是天主教徒,每一次彌撒時間一到,房間內很多人都去上教堂,那時候的我只會在門外觀望,不是沒有興起過進去參觀的念頭,但面對別人的虔誠我又豈可抱著遊戲的心態前來? 每每到最後我都止住了腳步,好奇心是可以壓抑,面對宗教還是抱持最大的尊重原則為上。

早上收拾行囊離開,轉眼間走出了城鎮,以為會再次經過昨日前來時經過的舊遺址,最後卻是匆匆略過。這一天的路程不到20公里,比起昨天不過稍微再長一點,而路上的朝聖者看上去也很輕盈,大概經過好些日子的鍛煉,大家的身體機能也提升很多。沿路幾乎都是獨行,大概出發時間本來就晚了,路上遇見聊聊一兩個朝聖者都是匆忙打招呼然後擦身而過,沒有太多交集換來更專注在步行的過程。

抵達Najera時不過中午12點多,第一次能夠在短時間內完成行程,來到庇護所前還是不敢置信。正考慮要不要再花時間移動至幾公里外的另一個城鎮,我就在巷子間遇見在美國當律師的同房女生,她說時間還早決定要往前繼續走而我還在遲疑。因為她的工作很特別,昨天我們稍微聊過一下,她是專為兒童福利爭取權益的律師,工作上常有難題卻又能在道德和商業中取得平衡。今次她的假期不長,我遇見她時才剛開始朝聖之路不過五六天,卻已經走了我用9天才走完的路。這一趟旅程常常有羨慕別人的時刻,特別是聽到有人能花短時間走上很長的路,我常在想到底是我的身體機能太差還是別人的身體機能太好? 同樣的兩隻手兩條腿,為甚麼我就是不能昂首闊步呢? 沒有答案的疑問,唯一的解答是相信自己的身體正在一天變得比一天更好。

最後我決定留在Najera, 不是因為累了也無關時間,而是庇護所前那條彷似京都鴨川的河流,以及河流兩岸的那片草地,如果能夠在河旁野餐,那會是多愉快的事呢?於是靠著想像,我立刻決定在城鎮停留。最後我有沒有野餐呢?當然有。我忘記不了那時候沒人的草地映著夕陽的餘暉 ; 我忘記不了那時候坐在鐵椅上看盡河水的到來和消散,真的沒騙你,那就是一種享受!

停步的理由,聽從自己的心聲那就足夠了。

Naki@跟著小鼠去旅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