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之路】 Day 2. 你相信甚麼你執著甚麼,那就是甚麼。

第一個晚上入住尤如集中營的庇護所地下室,我想任何一個朋友跟著來都會覺得我瘋了才會來這一趟。庇護所是提供朝聖者最基本的住宿要求,所謂最基本,那就是簡單的一張床,甚至那是連翻身都有點害怕會往下掉的高架床。

朝聖之路有一個說法,那就是從刻苦的路途上感受耶穌背著十字架所走的受難之路,因此無論是多富有的朝聖者來到這邊也會跟著眾人一樣使用著最基本的設備,回歸最一無所有的生活。你問我這樣旅行刻苦嗎?大概並不。可能我對旅行的生活條件本來就不高,也可能我本身就是哪裡都能睡哪裡都能躺的人,一張床大概就能解決我的需求,難道我們原來的生活都太奢侈才會過不起別人能過的生活嗎? 

第一天用過早餐才出發,那時候已經7點半,相比大部分人是有點晚了。說也奇怪,我本來是個夜貓一族,早睡早起對我來說的定義就是凌晨才睡但一大早起來上班。但開始了走路以後,我的身體自動調節為晚上10點就想睡早上5點就能醒的狀態,大概每一天的運動有點太累了,也大概每一天晚上那杯紅酒起了應有的作用,一上床人就睡死了。

今天的路沒有太大起落,相對第一天簡直天堂地獄之別,走到中途遇見了同樣單獨前來的墨西哥女生Sally。外國人的名字對我來說真的太難惦記,第一天認識了兩個意大利男生,他們的名字唸了好多遍我也發音無能,後來見面他們都直接讓我叫諧音,如此有趣的意大利人。說回Sally, 我們因為拍照而聊起天來,不多不少前後半個小時,聊到我們為何而來。

記得我出發以前有個朋友送我一張卡片上面寫著Never stop dreaming, 而這一次遇到Sally 她說起要在假期內以30天完成整段朝聖之路,這對我這種體力不濟的人來說簡直是無可能的事,她卻說就是一直走就對了,Never stop。或許我該換個想法,每天上路可能是這一刻應該下的決定,無關時間,而是決心,像一直嚮往的夢想一樣,永不停歇。

最後我們因為步速不同她還是先我而去,其實走了兩天以後,我也發現自己的問題所在,一個人的時候我的腳步會慢慢放緩,上斜的時候,下坡的時候,一邊告訴自己不急不除,一邊讓自己愈來愈放肆,或許是該要好好警惕的時候了。

汲取了昨天行動過慢的教訓,今天一路上不太敢輕鬆休息,幾乎是沒有停歇在走路,午餐也是靠著早餐剩下的蘋果和早上經過超市買的能量棒在充飢。如果以這樣的食量在香港生存,大概不用兩個小時就餓了,然而當你一心一意想要走完整個路程的時候,身體彷彿跟著大腦運轉,一直到下午兩晚抵達第二站Zubiri的時候還是不覺得餓。

沒錯,第二天大大減少了步行時數,只花了短短6個半小時走了20公里的路,終於在庇護所人數爆滿前我能夠前來佔有一席位。

庇護所內,甫到現場就看到了昨天一起晚餐的美國小子和路上認識的波蘭女孩。說起來緣份真的很奇妙,我和Kate的相遇不過是昨天走向庇護所時她曾經向我指路,後來在庇護所內一再相遇時閒聊了幾句,沒想到第二天我們又在同一個空間再見。

走在這條路上的人都能成為朋友,因為我們都有著相同目標,有著一顆喜歡挑戰勇於挑戰的心,而聊天就是朝聖者之間最常發生的相遇。

這個晚上,我在Zubiri的庇護所門面認識了Kate, Jean 和 Mario, 不同的語言夾雜其中,而共通的就是無數歡笑聲。

0 Comment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