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拉薩故事 ・關於拉薩生活二三事



有些事情在別人眼中很瘋狂,但這樣的瘋狂更應該在這一刻用力抓住,因為你不會知道同樣的激情能否在下一刻得到延存。

我在拉薩逗留的時間只有短短六天,卻已無可救藥的愛上這個地方。在伸手就能觸及天空的地方呼吸自由的空氣,在街頭上流淌過的日與夜中沉醉,在與新朋友亂哈拉的歲月,至今回想起來還覺得是似夢似真。在拉薩,我最喜歡跟著人群亂走,因為拉薩整體面積不算大,點到點的距離比我想像中近得多,就算迷了路也只是換一種享受。依我看來拉薩的都市面貌與一般城市無異,就算這裡經過多少誇飾的神聖化,居住的人們依舊過著原本的生活;就算這裡有多少座有名的寺廟宮殿,每日匆匆過而不入的又有多少。



有一天,我在青旅的大門前遇上了正要出門購物的頂樓酒吧小妹,反正閒著沒事我就跟她走進拉薩的日常生活中。她帶著我在街上的小巷子中鑽來鑽去,一開始我還試圖要認路,怎料四周相似的建築物早已令我頭昏眼花。一邊走一邊跟小妹子聊起來,她說在拉薩生活沒有她原先想像中的辛苦。我問她隻身前來難道沒想過會有不適應的問題嗎,她卻笑著說在這裡跟在老家沒兩樣,反而讓她多一點生活的勇氣。

這個女生明明跟我差不多年紀,卻已對生活有了很大的體悟,反觀我還處於不安定的逢隙之中,自以為是的掙扎求存。可能年紀相仿的關係,我跟小妹的話題總是搭得上邊,她的煩惱我懂,而我的煩惱她也懂。這一趟旅行我很興幸認識了她,一個跟我無話不談而且同樣愛做夢的小女生。



我們不知不覺走進了傳統市場似的步道,兩旁的檔位賣的不再是遊客商品,而是瓢碗瓢盆這類的日用品,中間還擺了賣乳酷的卡車,那黃色的磚頭大得誇張,圓的方的深淺不一像是不同口味的冰淇淋一樣教人唾涎。正當我對著乳酷看得入神時,小妹停了下來用我不太熟識的方言跟賣乳酪的阿姨說了幾句,阿姨就起過身來向著乳酷手起刀落切下了半個手掌的大小向我遞過來。小妹說這是阿姨自家製的牦牛乳酪, 她跟阿姨說我是外地來沒試過這東西,阿姨就說要請我吃了。於是我把手上的乳酪咬了一小口,口感硬硬的味道也沒想像中的濃沃,而且沒有膻味,大概當下酒菜是不錯。

我問阿姨把乳酪弄成一大磚真的有人會買整個嗎,她笑著說怎麼不會,正當我仍然滿腹疑惑時就有個男人上前抱走了幾乎半磚乳酪,原來當地人真的很愛吃這種!當我要離開時還怕不好意思想說該不該買一點點,阿姨忽然又往我手上塞了一塊比剛才更大的乳酪,她說:「就拿著當小吃就好。」這一刻,我覺得這個異鄉非常溫暖。



這幾天在拉薩街上亂逛,看到最多的攤檔就是賣嗑拜時用來當墊子的夾綿條子,上面工整地綉上了各式各樣的圖案。有一晚我在酒吧裡與人聊起這些夾綿條子,其中一個男生小寶就說了一個故事。

小寶說他數天前在大昭寺認識了一個從成都騎車前來的旅人,基於體內的熱血因子遇上了另一個同樣熱血的同好,兩人聊著聊著越發興致勃勃,然後不知是誰先提出了到大昭寺門外嗑長頭。結果他們當日就去買了一條長形的夾綿條子,抱著挑戰自己的心往大昭寺出發。他們從上午輪流嗑拜直到中午,小寶說那看起來厚厚的夾綿條子彷彿如絲般輕薄,每一下跪拜的觸感都著實地從膝蓋傳到腦袋中讓整個神經跟著麻痺。他說以前看著就已經覺得嗑長頭的人厲害,現在親身體驗過後更加是由衷地佩服;每一下都想著放棄,然後每一下都告訴自己要堅持。那是個與自己的抗爭,那是個讓信念戰勝肉體的時刻。這是個不關乎宗教的體驗,純綷追求挑戰的熱血故事,聽著我也不禁對眼前個子小小的小伙子另眼相看。

有些事情在別人眼中很瘋狂,但這樣的瘋狂更應該在這一刻用力抓住,因為你不會知道同樣的激情能否在下一刻得到延存。



有一天,我參觀完小昭寺和下密院後在街上亂走,不知不覺走到仙足島去,隨著一時興起的心意,我花了半天沿著拉薩河漫遊。拉薩河的河水始於無緣相見的念青唐古拉山,經拉薩市投奔雅鲁藏布江中。

有別於上下游的濤濤流水,拉薩河看起來倒像個背靠著延綿雪山、靜靜躺在碧麗藍天下的美麗佳人。沿著河道漫走才驚覺天空離得比想像中更近,大朵的白雲在頭頂略過,橋上的經幡隨著一聲風嘯直拍打出聲,突然一只大鳥在河中劃下了陰影,如此悠然自得的時刻猶如拉薩的生活寫照,沒有過於喧鬧的繁華而寧靜也只是恰如其分。這種彷彿伸手就可撫摸天際的日子,就算是現在回想起來更是望塵莫及的慢生活了。



拉薩市內有多種交通公具,其中最特別的就是三輪車。有一天我為了嘗試一下坐著三輪車穿梭於大街小巷的滋味,便在街上隨手召來了這位服務員的車。像的士司機很愛跟乘客搭訕,這位三輪車司機也跟我在短短的十數分鐘內不停哈拉。

549服務員是位開朗的先生,每句說話都總會搭上笑聲。細問之下,原來他也是離鄉別井隻身前來謀生的人。他說妻兒父母都在鄉下,每年他都只能在冬季回去,一到旅遊旺季他又要返回拉薩拼生活,日日如是的生活已經過了好幾年。就算開朗如他只要一說起家人,語氣中還是不期然透出絲絲無奈。離鄉別井可能是生長於城市的我們所無法想像的事,那種一個人面對艱辛的酸楚,那種不知何年何日能夠一家團聚的不安,我能做的也只有輕聲說句加油而已。加油啊,549先生!



0 Comment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