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拉薩故事 ・圍繞在布達拉宮的每一個相遇



世界上原來住了很多不一樣的人,他們都是你守在原地就沒辦法遇到的人,然後一輩子你就只能是個井底之蛙般永遠看不到生活的另一個面貌。


信步來到布達拉宮跟前,在人來人往的道路上,座落在旁邊的龐大建築物,它是拉薩的象徵、藏人的聖堂,同時也是旅人心中的天堂。大概跟每個人提起西藏,大家都會第一時間想到布達拉宮。我也跟別人一樣想要一窺布達拉宮的不同面貌,於是幾乎不能自拔地,每日的不同時段我都忍不住來到它的跟前,遠的近的,看著在路上嗑拜的朝聖者、看著不停冒煙的白塔、看著日曬雨淋的每個景象悄想把它深深印進腦海裡。 

這裡的每一個景物都如此與眾不同又矛盾般的讓人如此熟悉。在來到拉薩以前,我以為神聖如布達拉宮般的殿堂會是與世隔絕的,傍山而建的宮殿該是不受塵世俗務環繞的淨心之地。沒想到初見布宮竟然會在第一天坐上往青旅的巴士上,它就在拉薩的中心﹣繁忙的都市中心,身邊盡是熙来攘往的車輪和一個個在生活中忙碌的人。第一次的相遇就是這般讓人驚艷又驚心,擦身而過的人彷彿對這個多少人視作天堂的地方置若惘聞,我卻像個傻子般在它底下跟著多少旅人一起激動。

傻子啊,愛造夢的人多少也是讓人嗤之以鼻的傻子吧。



在烈日當空下,布達拉宮外還是有前來嗑拜轉經的信徒,看他們嗑了一小段路已汗流浹背,有的嗑累了就在旁邊邊休息邊等候未到的同伴,心底只得默默為他們打氣「加油,布達拉宮就在前面啊!」。而此時此刻的布達拉宮與平時有所不同,因應西藏和平解放六十周年,布宮前裝點著競紅艷綠的花卉,可說是更形相得益彰。

說到和平解放的事情,也是某天我在廣場上等著日落時認識了自四川前來西藏多次的劉大哥後才得知的。 因為我對西藏的歷史幾乎沒有認識,我一問起劉大哥便滔滔不絕地跟我說起關於西藏的故事。雖然很多地方我是有聽沒有懂,但看到他說得眉飛色舞,由歷史說到政治、由人文說到民生,再說起近年來不斷發生藏人流血衝突事件,他流露出種種的不平與激昂,我才深深認知到這個地方的吸引之處,除了是宗教信仰光輝的一面外,原來還包含了它千百年來源遠流長一段段只屬於它的經歷和改變。


來到拉薩,多日來我總是會走到布達拉宮的售票處,然後一直在掙扎。以中國的物價來說,布達拉宮的門票怎麼看也是太誇張,而最讓我掙扎的是同房人都說裡面是「物非所值」,說感覺跟逛故宮差不多,逛後也只是有逛沒有懂。於是我對布達拉宮裡面秘藏的興趣突然像被從頭澆了冷水的感覺一樣,一直處於猶豫不決之際的我,直到某日在機緣下在布宮後的公園內認識了一位喇嘛後才對不進去布達拉宮一事真正釋懷。






圍繞著布達拉宮打轉,經過一排轉經筒,轉彎後又見三個整齊並排的白塔,不期然就撞入宗角祿康公園之中。不知是假日的關係還是旺季皆如此,宗角祿康的人流比起布達拉宮同樣是不遑多讓,我順著人潮走,不久就來到了布達拉宮的背面,看上去其氣勢之磅礡依舊絲毫不減。相比布宮前的廣場,宗角祿康公園更貼近拉薩生活的層面。不少市民趁著假日前來遊湖,一群群人流有的輕靠湖岸打鬧嘻笑、有的坐上鴨子水艇划到湖中心享受遊湖之樂、有的悠然席地而坐對飲談笑。在這裡,少了一點面對布達拉宮的嚴肅卻更添真實的人情味。



在宗角祿康內,我認識了強巴。在拉薩的路上,特別是大昭寺附近不難看到喇嘛在化緣,通常他們都是手持銅色碗子鑽在人群當中,在遊客面前似有若無地敲著碗子唸唸有詞,有的更人會公然拿著樂器唱經,明擺著一副街頭賣藝的樣子。然而強巴跟我看到的喇嘛有一點不一樣。我遇見強巴時正值人潮暢旺的正午時分,我一個人在公園內閒逛著,眼角突然看到一位倚在燈柱雙手捧著銅碗的喇嘛,他只靜靜地看著路上的行人,沒有大聲喊叫也不會叫停別人化緣,然後一瞬間我們四目相對。

我們對望了好一陣子,我對他點一下頭,他也笑著回點著頭,最後我耐不住好奇上前跟他攀談。強巴是個腼腆的小伙子,說話的聲音很小卻說得頭頭是道。聊開來後他告訴我,小時候他被父母親賣到拉薩的家庭,也因為養父母家的關係他對佛教起了興趣,於是十六歲時進了寺廟當喇嘛。我們就站在公園裡頭聊了一整個下午,聊他當喇嘛的生活、聊我在大都市長大的故事;他說他從沒看過高樓大廈,不知道坐電梯的感覺;我說我從沒跟喇嘛交朋友,也不知道原來喇嘛還是會看電視。世界上原來住了很多不一樣的人,他們都是你守在原地就沒辦法遇到的人,然後一輩子你就只能是個井底之蛙般永遠看不到生活的另一個面貌。

當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來時,我就跟他提到了參觀拉達拉宮的事,我帶點怨恨的訴說著心中的猶豫,他仔細聽了後定眼看了一下我,我正心想該不會犯了他的禁忌害他不高興吧,他又笑著回了我一句「那你可能只是跟布達拉宮還沒有緣份吧。」我先呆了一下便當場回問起他來「那我與它的緣份甚麼時候才來?」「或許明天,或許明年,也或許下一次你再踏上拉薩時就找到了你的緣份。」原來是緣份啊,突然之間我好像有點明白心中的猶豫到底從何而來。

有些時候我們會為了小事情糾結,有時候我們又會因為小事情而放開胸懷;就在這一刻腦海中好像有把聲音在告訴我一切隨緣就好,然後,突然地,心底就真的對進不進去布達拉宮的事釋懷了。



說到緣份,在某一天的黃昏我又再次印證了旅程上的相遇是沒有任何不可能。那是到達拉薩後的第五個黃昏,我爬上了藥王山正打算找個位置看看那個常常印在明信片上的美麗日落時,背後突然傳來一把女聲在喊我的名字。

奇怪啦,這裡是拉薩吧,誰認識我呢?一開始我還愣忡在原地,兩張熟識的臉就在我眼前蹦出來。噢!原來是火車上的兩個福建女生,我們頓時都忍不住喜悅尖叫著相擁。我一直以為她們在拉薩的行程已經結束,在火車上我們也對過時間知道她們行程很滿沒辦法在拉薩再聚。本來約好了以後到福建要再找她們,沒想到她們後來又參加了兩天的林芝團才延遲了回去的時間,也多得她們的臨時起意我們竟然在人頭湧湧的布達拉宮再次遇上。旅行中的緣份真是不可思異,以為在某個時間點上說了再見分道而行了,卻又會在另一個時間點上再次被拉在一起。為了慶祝再次的不期而遇,那兩個女生放棄了旅行團提供的酒店晚餐,我們仨一塊兒去了拉薩有名的矮房子酒吧(也是她們告訴我的地方 哈)再享受多一次相聚的晚上,席間依舊話題不斷,誰叫我們都是女生咧 :) 


0 Comment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