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旅程之始.3 天不停的青藏鐵路



每個旅行都是一次挑戰,把勇氣加滿出走就對了。


西藏」這一個地方本來只是從朋友身上聽到的一個新鮮名詞,這樣陌生的一個地方,不知何時卻走進我的心頭,成為了一個夢想。我的旅行夢啓蒙於大學時期,由於小時候家裡不能負擔去外遊的費用,小孩子免不了總會渴望有一天能走出眼前的世界看看另一面的天空。到我真正長大後,能夠出來做兼職就開始儲蓄做自己喜歡的事。於是,中七公開考試後我便坐了人生中第一程飛機,去了台灣。到了大學,那真是旅行的最佳時機;聖誕節、新年、復活節...數之不盡的時機可以出走,趁著對旅行的一頭熱,我把所有機會幾乎都花光。也多得大學的慷慨,使我能把兩個暑假都花在香港以外,然後到第三個暑假,最後的暑假,我考慮不到一分鐘就決定了,我要去西藏!

既然是畢業旅行,一開始我是打算找同學一起去的,而一開始是真的找到同學一起去的。奈何天不從人願,一則網上流言把同學家人嚇怕,大概西藏這地方在別人眼中就是危險的代名詞。一夕之間旅伴沒了,西藏我還要去嗎?當下我的確遲疑了,在網路上不停查看流言的消息,我不停反問自己,真的要去嗎?一個人也去嗎?突然有一刻,心底裡傳來了一把聲音「現在不去之後會後悔的,你會後悔」憑著不知哪來的勇氣,我衝到紅磡火車站的國鐵櫃位買了一張硬卧的車票,出發日期就此敲定。


出發日期愈來愈近,心底的擔憂卻愈來愈放下,反倒是身邊的人比我焦慮。其實旅行在我而言是享受的事,不是要享受多豪華的旅程或是睡多高級的飯店,我所享受的是旅程中帶來的酸甜苦辣,而一個人出走更能體會旅行中的苦與樂。所以,每一次的旅程都請不要為我擔心,我會把自己照顧自己得很好。

這是我第一次長途的火車旅行,也因為第一次坐長途火車,出發當日從香港直奔廣洲後就出槌發生狀況了。因為時間接不上的關係,我前往候車室的時間延誤了,趕不上火車的當下有些心慌,還好守在閘口的工作人員教我立刻去換票。我便照著他指的方向跑到售票處更換車票,以為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卻被告知每星期只有兩班車的青藏鐵路沒位置了,查詢又查詢後也只找到了一個星期後的班次可以補票,沒辦法之下只好換成下星期的班次,卧鋪位置也從下鋪換到了上鋪(後來才發現睡上鋪才最舒服)。一開始就出師不利,更甚的我在忙亂中把銀行卡給弄丟了,即是說我身上的現金必需要撐完整個行程。忙碌了一個中午,我坐在車站的麥當奴啃著漢堡包,細細的打算接下來的行程,西藏的行程因為這一程火車的延誤被徹底打亂了,原定行程中段早就約好旅伴在雲南相遇,這一趟西藏之行必然要帶著遺憾離開。


再次出發,這一次我早早到達廣洲火車站等候上車的時刻。回望身邊的人,有的是大包小包的歸家人們、有的是拿著單眼背包的旅人、也有的是一身輕裝的青年小子。大概會坐上這班火車的人都和西藏有著某一種連繫,而我們都因應不同的理由向著夢想中的境地大步前去。旅行中最讓人不感孤單的就是,人們縱使互不相識卻擁有同樣心思,擦肩而過就是一種緣份。


很多人會說一個人的旅程是枯燥,而一個漫長的火車之行更是乏味無比。想像在狹窄的火車上渡過三天兩夜,我也以為自己會悶得發慌,但原來冗長的時間會隨著與旁人的對話而煙消雲散。一個人在外是強迫自己與旁人開口說話的最佳藉口,而別人也會因為你是一個人而與你打開話匣子。在這趟火車上遇到的人都很特別,睡在我的下鋪是一個住在青海湖正在懷孕的媽媽帶著一個小男孩踏上回家的路。那媽媽說她本來是廣洲人,
嫁到高原地區去十幾年才第一次帶著孩子回娘家,言談間她說起了生活在藏族家庭的有趣事情也說起她剛嫁到藏人家的種種不適應。有時候真的覺得在旅途中與陌生人的對談是件神奇的事,你總會聽到一些你以為很私密很不容易與人宣之於口的事情,而你自己也會不自覺的跟別人說出一些心底的祕密。旅人間的交往就是如此舒坦,一面之緣會讓人們比陌生多一點親密。



三日的火車之旅一直到第二日下午到達西寧後才真正進入高原地區,而之後更是青藏之旅的精華所在。西寧一站是唯一可以下車伸展的地方,睡在下鋪的媽媽也在這站下車,跟她揮手道別後我順便下了車走一走。那曲站已介於海拔4500米,一下車就能感受撲面而來的冷空氣,在炎炎夏日中真是舒爽極了,只可惜逗留不過數分鐘站長便摧著大家上車離開。


為了要好好欣賞第三日火車經過的高原美景,大家互道晚安後都趕緊上床睡覺。第二天早上五點多,幾乎所有人都爬起來對著窗外的風景嘖嘖稱奇。這邊箱是延綿的平原,那邊箱又換上一座座高聳的雪山,一時間全車卡的人都忙碌地左奔右撲,深怕遺下了哪一個不能錯過的瞬間。


青藏鐵路其中一個賣點是,火車會經過西藏四大著名神山之一的念青唐古拉山的腳下。但一時之間大家也說不上到底那一個時刻會看到,有說已經過了又有說下一個時刻就會看到,你一言我一語間還沒有結論卻又被車窗外另一番景色吸引過去。突然間,能不能看到念青唐古拉山已不成問題,眼下的美景早已收服人心,像火車一下子衝入雲霧撩繞的地域,大家便一股勁地跑到視線不被遮擋的窗前,那會兒景色又換在另一邊箱上演,大家又跟著風景跑到窗前,一直一直誰都沒再提起念青唐古拉山的事。


看不了神山,我們也能夠一窺神湖措那湖之貌。措那湖位於西藏自治區安多縣,每逢藏曆龍年成千上萬的信徒便峰湧而至前來神湖朝拜,據說碧綠的措那湖在日照下宛如晶瑩剔透的藍寶石般反映著藍天白雲的美好,而鐵路線則靜靜躺卧在湖的身旁好讓車上的人們能在瞬間窺見湖翠草碧的大美。神山可能是一閃而過,佔地300平方公里的神湖卻恰恰相反,火車從進入湖區到離開歷時約20分鐘,被神湖包圍的感覺確實奢侈讓人不禁相信。


撩闊的高原的確讓人目不暇及,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不止是每一刻的良晨美景,而是當火車慢馳著經過某一處紮著軍營的草原時,本來隨意坐著的軍人突然站起來向著火車敬禮,我沒有深究他們這樣做的意思是甚麼,卻突然對這個舉動有著種莫名的悸動。


過了措那湖的一段後,我實在受不了頭痛欲裂的感覺而爬上床準備倒頭大睡,大概慣了在平地生活如我的人們所擔心的高山反應正在我身上發生。經過之前去香格里拉的旅行經驗告訴我,要對付高山反應的最好辦法就是要有充足的睡眠,我默默念著睡覺後就沒事然後迫自己入睡,直到臨近拉薩河醒過來時,頭痛的感覺雖然還在但已經悄有舒緩了。愈近拉薩,大家高漲的情緒更見興奮,我起來與床下兩位來自福建的女生聊起在拉薩的旅遊計劃。出發前沒有準備很多的我從她們身上聽到很多資訊,可惜的是她們跟團遊藏行程早已訂好,我們也就不能同行。

終於,火車在行馳三日後的下午七時三十分左右到達了終點﹣拉薩。一卡車的人嘩啦嘩啦的邊聊邊抱著行李準備下車,我與福建女孩輕輕擁抱後就在月台分手,我的西藏旅行,真的要開始了。


0 Comment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