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達佩斯】Esztergom.邊境小鎮遇劫驚魂(中)



從醫院出來,我們被送到不遠處的警察局進行筆錄。朋友先被請去,另一位胖胖的警長Tamas 把我帶進地下的工作室內。這一幕的場景太像美式電影的畫面,隨興的警長一坐下來就叫我講述事發的經過。我講了一段,講到案發的時間、地點和過程,Tamas 就站起來打開窗試著指出附近的建築物,可惜我沒了眼鏡根本就看不遠。他一邊聽我的描述也顯得很氣憤,說這個小鎮的治安一直都還不錯的,只是常常有些小混混賴在巴士站一帶,沒想到真的出事情。他的反應真比我想像中大很多,以前一直聽說歐洲警察大多辦事不力,特別會怠慢遊客,但匈牙利的警察完全推反這個刻板印象。



作供到中途,時間已經晚上十二點多,Tamas還問我會不會餓,我才想起自己連晚餐也還沒吃。於是他又帶我到地下買一杯熱朱古力給我,然後走到後門他要抽煙。言談間他提起兩個犯人除了被起訴搶劫罪,還說我可以提出傷人罪,他說兩項罪名的最高刑責可達八年,我還滿驚訝這邊的法律好像挺嚴謹的,不過也只能說被抓到真的抵死!當然毫不猶豫再告傷人! 

再回到房間繼續錄口供,又拍下受傷的手腳相片,也把背包裡的所有東西翻出來計算價格總值,我才發現自己幾乎把所有財產都背上身!算出來後我自己也嚇到,後來朋友也笑說那個賊知道後應該會很後悔沒有過來搶我。錄口供中途有件有趣的事是,我跟Tamas在說話的中途有個男人衝進來,然後用很誇張的語氣強調那兩個犯人並不是匈牙利人而是斯洛伐克人,當他走出去後Tamas和我對望然後笑著邊鬆肩邊說了句「Oh, My boss」氣氛立即變得超輕鬆。口供錄完後,翻譯哥哥進來把匈牙利文的口供紙口譯一次,然後要在很多頁紙上簽下一個又一個簽名,整件事終於告一段落。

落樓已經凌晨三點,朋友比我早錄完口供,而那位婆婆亦一直等著我們。原來警局方面一早替我們找到婆婆收留我們,翻譯哥哥將我們送到婆婆家去。一打開門是一隻白色小狗來迎接我們,婆婆指示我們進去最裡面的廚房,原來她一早準備好食物要給我們吃。婆婆先示意我們坐好,再把食物翻熱,是很特別的茄汁白瓜釀飯,還有檸檬汁紅茶,這一刻的確感到很窩心。婆婆和我們一直只用指手劃腳來溝通,不用言語卻感受到婆婆的用心和安慰。第二天早上婆婆也一樣為我們準備好早餐,還給我們準備好替換衣服,而最令我感動的是婆婆在送我們出門前,拉著我們的手,然後替我們做了個祈禱的手勢又拍拍我們的頭。我特別記得這一幕情景,在最無助的一夜,一個素未謀面的婆婆為我帶來了溫暖。

我知道,我和婆婆大概不可能再見面了,但我會永遠記得那個穿著紅色大衣,站在巴士站下向我們揮著白色手帕道別的白髮婆婆,衷心感謝這位陌生卻親切的婆婆!

0 Comment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