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國道318 ︰排龍通麥天險、米堆冰川



離開了山上的小瑞士—魯朗林海以後,我們正式踏入最驚險的路段,接連通過排龍以及通麥天險。汪堆大哥說天險就是車子走在懸崖邊上,而且走的是泥石路段,環境惡劣時有山泥崩塌的情況發生,提醒我們過天險時記緊要抓好。

通過天險的路段的確顛簸,剛開始還能夠看清外面的景色,漸漸被一陣陣揚起的黃土沙塵覆蓋了窗子。天險路段雖長,中途走過了沙石也越過了川流,車子倒是平平穩穩地拐彎過河,一路上得無驚無險,真感激我們能遇上一個好司機。




順利通過兩段天險,時間許可下我們在雅魯藏布江大拐彎的吊橋前休息了一下。汪堆大哥說吊橋過去再走兩三個小時會有個小村落,這座橋就是為了裡面生活的村民架設。我們問他有沒有旅客從這邊進去,他說現在會進去的人已經不多了,路段也比以往更艱險些。看著搖擺不定的吊橋,想像著有人走在上面走動的情景,不禁捏了一把汗。

趕在入黑以前我們來到了木屋住宿,今日跑了一整天的車子早已覆滿泥巴,汪堆大哥在晚餐前定要替他的「老婆」沖刷乾淨,而我閒來沒事就只有在附近走走。只花一天時間,我就已經離拉薩好遠好遠,昨天的回憶仍舊歷歷在目而我卻不在記憶中的那個地方。民宿餐廳的牆上有很多旅人的喊話,其中一句是「穿越川藏線是人生必修的功課」,提醒我此行已有完夢的意義。





早上吃過了早餐才出發,外面的天氣仍是清晨獨有的雲霧暸繞,車子彷彿在雲海中直接穿過。由於昨天趕路趕得超乎想像,今日大哥宣佈我們可以慢慢來。於是又再抱著輕鬆愉悅的心情出發,第一站先停在古鄉湖稍作休息。

古鄉湖位於海拔2600米,雖然仍屬高原但身體早已習慣稀薄的空氣,吸一口只覺得清清涼涼絲毫沒有了昨天翻越高山的頭痛欲裂。環山的湖邊有不少牛羊在放牧,我們停留下來也只有在湖邊走走,鑽進了被經幡包圍的亭子當中,享受一下湖中心的獨有景色,只可惜山間雲霧遲遲未散,觸目所及的只有毫釐之間,遠方雪山的頂端也只有約隱約現,可惜啊。




接下來才進入今日的重頭戲—米堆冰川,位置在林芝地區波密縣內,順著國道318走就能到達入口。米堆冰川由兩條瀑布匯流而成,中間夾著一個原始森林而末端延伸至米堆村,由於冰川的末端只處於海拔2400米,這裡同時是世上海拔最低的高山冰川。因為擁有這個珍貴的天然資源,我們才得以在夏季看到了雪,不過要進去冰川還需要徒步一段路段。

同行的媽媽級團友選擇花錢僱一匹馬上去,餘下的我們則選擇最原始的方式—用兩條腿走上去。路上都是碎石路,不時需要涉水而行,走一段以後就換成了上山的路。路段不算特別遠或特別辛苦,幾乎遠處就能窺見遠方的雪山,只是舉目所見都是光禿禿的山頭,眼前突然有座皓白的雪山難免顯得格格不入。






既然已經翻過山頭來到跟前,不知是誰提議再往下走,看看能不能更靠進冰川。眼前的雪白隨著腳步逐漸放大,卻又有種無論怎麼靠前也觸摸不到的感覺,這麼近那麼遠,我選擇在一片平地上停下了腳步。

替團友拉馬的馬佚告訴我,冰川對當地人來說也是種神聖的存在,而冰川給我的感覺就尤如黑間中的一點光,讓你忍不住想要更加靠前更加貼近。可惜的是,想要走進冰川裡面大概要走上兩三個小時才行,美麗如畫的景色只能收進眼底放進心底後,悻悻然帶著些許遺憾離開了。







0 Comments:

張貼留言